车山青

恋爱脑.
想要娶R.

源藏脑洞. 大约是想写进去的话吧.

★脑洞

他仗着自己尚未年幼,躲过家中到无处不在的侍女,轻巧的扒在父亲与那教官密谈房间的房梁上静心的听着他们的谈话.
“少主是一匹狼.”
他还记得那时候教官是这么评价他的.
但他不喜欢狼.
狼这种生物一生都囚禁在他的组群之中,只有在被所有同族抛弃流放的时候,它才能真正的踏上自己的旅途.
而它将作茧自缚的将自己困在原地,困在孤独的愤怒之中,直至纠缠而死.
他想着,自己要成为一只鸟,成为每日训练后山崖间见到的那只雀鸟.
他看着那只小小的灵雀在空中欢快的打着旋儿,从墙外微微露出的树梢飞到院内褐红色的房檐上,还未站定让人观瞧便欢叫着飞出他的视线.
第二日父亲将他领到家族主殿的大桌前,那上面只放了一个用上等白绸轻覆的鸟笼,和一柄刻着飞龙的小巧匕首.
那龙头的怒目刻得惟妙惟肖,身体盘踞在柄上.
如同一条坚不可摧的锁链.
等他再次出来的时候,将手中艳红艳红的绸缎叠的整整齐齐交付在家主手中.
那一日训练后,他再没有跑去过院后的山崖.
他突然想起年少时那教官说的话.
“哪是什么狼啊,这明是一条早已被教训的听话至极的狗. ”
身旁的小童忙问到少主怎么了
他面无表情的拢了拢已微微散开的和服,大步走过门前那微弱的灯光后,慢慢的没入墙角的阴影中.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