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山青

我今天和格朗泰尔结婚了吗?

2017同人漫画合集

我活着的动力,就是三仝太太画的东西. 希望太太继续印我tm买爆在家里供着.)

ModestBreeze:

不知道为什么因为睡前胡言乱语涨了一波粉


看了看近期发的没几篇认真玩意儿,深觉说大话脸臊得慌;也快到年底了,新的那篇肯定赶不上,索性汇总结一下今年画过的漫画吧!全是音乐剧的。九成九都是法扎和德扎的。假如要总结我又能话唠上几小时索性把小论文全部咽下。


从三月开始按时间排序,分级全部是G,cp全部无差。






summary:
  这一次莫扎特终于当着科罗雷多的面鄙视他的音乐品味,科罗雷多选择用自己大师级的小提琴证明他是错的。
  惯例以吵架开始,却没有以踢屁股结束。科罗雷多永远猜不到莫扎特接下来会干嘛,莫扎特也没有想到科罗雷多的小提琴水平确实很不错







summary: 


  萨列里很平静,今天也只是他平静生活中普通的一天,他不需再去强烈地嫉妒、爱或者恨。


  时间总能洗去一切,可是莫扎特并不是那样一个容易被忘记的人。







summary:这一次轮到阿玛德开口了,然而他说的话并不怎么中听







summary:安东尼奥萨列里遇到了位熟人,展开了一段非线性的、不知所云的梦游仙境。他们说了些没对彼此说过的话,想开了一些没能想开的事。







summary:天才身边的人做了关于他的噩梦。人们害怕,因为知道它们可能成真。
「He scares me so, I love him so.」







summary:美,爱,死亡,自我,希望,自由






  • HUG

    【法扎/含CP倾向】




summary:不要试图去猜测莫扎特每个行为背后的动机。他有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然后付诸实践、最后忘记它们!



 




summary:你不会知道纸电话对面的人在做些什么,不会知道自己面对面的人在想些什么,不会知道在你转身后他说过些什么





 




summary:人死后灵魂并不会立刻离去,牠们会暂时停留一会儿。康纳墨菲的鬼魂看到了这一切的开始与结束







summary:“徘徊在以太的精灵可曾羡慕过人间的苦痛?”


然而这种发问已经是一种傲慢。







summary:“爸爸,为我讲个故事吧。”







summary:


“因事件而绝望者为懦夫,但对人类处境有信心者则是疯子。” 所有的一切都在同时发生。





无奖竞猜我最喜欢哪篇!!!()


也很好奇都看过的朋友最喜欢哪篇()

本来想画slave藏和主人麦一回神就画成了大佬藏和slave麦麦.........
半藏在我心目中真的很爸爸,就是那种跪下来喊爸爸的那种爸爸

【Obikin】Permanent scars(上)(G)

我爱她.)so fking much

Garbage Man:

※逆师徒,半AU。


※小王还没成年所以没有什么肉。


※私设多,OOC。


9月惦记逆师徒到现在终于憋不住了,改完剧本梗概以后开始放飞,漫天胡写。


※不好看。


※惦记的时候满脑子都是黄,一开工了写了个G级,想抽自己大耳瓜子的。


==========


Permanent scars


科洛桑的晨雾总带些砂糖的味道。在一个十六岁的孩子看来,不啻于如此。晨雾化作露水沾上Obi-Wan的衣领,湿哒哒地黏在他颈间的伤疤上,他便伸手搓了一把自己的脖子,摸到了伤疤若有若无的凸起。


十六岁。他说自己已经长大了,他的师父不这么认为。


“Master”,一次嘴唇的轻启,一次舌尖在上齿背后的停留。他恨这个词恨得要死,如同他恨他师父恨得要死。他在花园里跺了跺脚,靴底沾上松软的泥土,如果不在回到屋里之前想些什么办法把鞋底弄干净,他的师父在看到地板上的泥脚印时,必然会皱起眉头,喊出他的名字来:


Obi-Wan。


Obi-Wan,Obi-Wan,Obi-Wan。


失望之时,Anakin会连喊三次他的名字,带着隐忍的怒气,带着一种无言的鄙夷。据说Skywalker大师的脾气,在克隆战争之前还要更糟糕一些;Obi-Wan无法想象还能糟糕到什么程度。从十三岁被Anakin选中的那天开始,他已经看够了师父那张写满了厌弃的脸了。


偌大的圣殿里,没有任何一组师徒的关系能比他和Skywalker大师更糟糕了。


他把房间踩得乱七八糟。棕黑色的脚印在房间里层层叠叠,来来回回,从门口蔓延到床脚,从窗台行进至桌边。不是他的房间。


Anakin离去之前给了他访问权限。他站在师父的房间里,顺着拂晓的阳光打量着整洁的床铺。整洁的、不再有血迹和灰尘的床铺,不再有一个奄奄一息的自己躺在那里的床铺。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跳上床去,将床单踩得同地板一样污浊不堪,等待他的师父回来,青白的脸上露出愠怒的神色,让他和师父的关系,又回到他最熟悉的那种状态中去。


从这一点上来说,他承认自己的孩子气。同龄的Ahsoka早已和Jinn大师成为模范级别的师徒,他却执着地留在和自己的师父怄气的阶段。Anakin说的是对的,Anakin说他是孩子。他因为自己是孩子而更加生气,愈是生气,愈觉得自己像个孩子……这是一套永无止境的死循环。无止境吗?他不知道。他的师父不在,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Obi-Wan并非总是这样没主意。他在战场上总是很有主意的,时时令Anakin头痛。不说又是一种怄气。他喜欢看到他的师父为他头痛的样子。这是代价。


这是Anakin把他从Qui-Gon那里抢来的代价。


 


Yoda是首犯,Skywalker大师是共犯。


三年以来,Obi-Wan一直执着地这般认为。


从开始等待自己被挑中的那一天起,他总是在比武后,目光炯炯地望向Jinn大师的方向;那魁梧、威严的绝地武士总是向他报以微笑。


等一段时间,再等一段时间,他总是告诉自己。


他从未想象过成为Anakin的弟子。著名的Skywalker大师,Skywalker将军,克隆战争的英雄。


Skywalker大师一直不肯收弟子,他听Ahsoka在吃饭的时候说,无论多少圣殿里的孩子挤破了头。


Obi-Wan隐去嘴角的笑。原力似乎给了他什么暗示;原力告诉他,他不需要和任何人去竞争Skywalker大师的弟子的位置,无论那是一种怎样的光荣。他根本就没想过要成为Skywalker大师的弟子。他不喜欢Anakin总是不悦地皱着眉头的样子。皱着眉头,看着他,看着任何人。偶尔露出一个笑容,或许吧,露出在Obi-Wan不曾见过的地方。那男人像是带着一个随身的玻璃罩。没有人可以接近,也没有人敢于接近。


 


Yoda将他和Ahsoka叫去。十二岁半,将近十三岁的某一天。他和Ahsoka都要被选中了,Obi-Wan脚步轻快。他推开门,看到Skywalker大师和Jinn大师,左右各一地站在Yoda身侧。他抿起嘴,想要轻轻拍拍Ahsoka的肩膀,以示祝贺,以示安慰。


Ahsoka,他在心中默念,你要有苦日子——


他的默念还没有来得及结束,Qui-Gon带走了Ahsoka。


他呆呆地站在原地。他甚至没能让自己回头,去承受Qui-Gon给他的微笑,去看着Qui-Gon同Ahsoka一起走出大门。


不要骄傲,你必须。


Yoda说。他干巴巴地伫在那里,低着头,没有什么力气伪装出激动与喜悦。


我不愿意。


他回答。他不知道这句话说出口会不会被驱逐出圣殿,幼徒何曾有一丝半毫足以反驳Yoda的资格。他盯着自己的脚尖,莫大的失落沿着地板的罅隙如同黑色的浓雾一般将他从下到上包围。他期盼了如此之久。如果不能跟着Qui-Gon,他不知道他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


他听到头顶传来一声冷笑,来自那个近乎是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在敬仰的Skywalker将军。


我也不愿意,小鬼。


第一次,伟大的Skywalker将军对着他一人开口。语气间的冰冷让无形的浓雾化作有形的水汽滑下他的额头,滑下他的脖颈,流入他的衣领。他带着哀求看向Yoda,Yoda闭着眼摇了摇头。


原力的安排,这是。


他再也找不出什么借口了。如果Yoda这样回答。个人的意志,又何曾有一丝半毫足以对抗原力的能力。


 


可是13岁的孩子又怎么能学会不抵抗呢。正是会抵抗的年纪,正是想抵抗的时候。走廊的墙壁冰冷,他贴墙站着,手臂背在身后,指腹划过冰冷的材质,巴望着散会后的Qui-Gon走出会议室,他能够和Qui-Gon聊上一言半语,寻找能够改变Yoda的决策的余地,哪怕希望看起来那样渺茫。


多年以来,他一直在顺承原力的指引。此刻,他想要将原力拒之门外。会议散了,大门打开。Qui-Gon走出来。他脚尖在地上迈出半步,瞧见那雄壮的身躯后,跟着蹦蹦跳跳的Ahsoka。


Anakin从来不带他开会。


Anakin亦没有带他出过任务。


他像是一张被Anakin忽略的废纸,只有需要试写的时候才会拿出来画上两笔。晨起晚睡,上午是理论,下午是实训。他不明白Yoda怎么会放纵自己在这样的情绪下进行实训:他有着满怀的不甘,这种不甘在Anakin轻而易举地挡开他的攻击时转变为无法遏制的恼怒。他跪在地板上喘息,破裂的衣服上是练习用光剑留下的着狠,光剑劈上面颊,在他的鼻梁中间留下一道焦黑的伤口。


练习用光剑留下的伤痕足以被治愈,因此Anakin从不手下留情。


他的师父啊,本应是他最亲密的伙伴,却只能成为他最大的敌人。


他望着Qui-Gon和Ahsoka谈笑着离去,虎口尚因为过度的练习而隐隐作痛。他感受着希望又一次随着脚步声的消弭而破灭,抬起头,缓缓看向站在走廊另一侧的Anakin。


抱歉,Master。


他低下头说。Anakin看了他多久呢?Anakin是知道他的不甘的,Anakin从最开始就知道,他也就从不在Anakin面前掩盖自己的渴求。Anakin走上前来,


还有力气在这里乞求Jinn大师的垂怜的话,就到训练室去。


可他打不动了,他连剑都握不稳了。一旦医务室治愈了他的伤口,他便跑出了医务室。他咬着牙。他跟在Anakin身后,脚步疲乏,为自己心中蕴藏的自尊所震惊,咬着牙为自己蒙上蒙眼布。训练室里只有他和他的师父;原力在两人之间涌动,他恨自己的门扉脆弱,不足以用抵御交融的方式抵御自己对师父的原力的感知。他拿起剑,瞬息之间,师父的剑打在手上,他虎口撕裂,疼得冷汗淋漓。


剑掉在地上,Obi-Wan的喉间感受到剑尖轻微的烧灼。


怒气对怒气的抵抗。是的,他的师父是愤怒的。Obi-Wan不知为何笑了起来。Yoda总说他鲁莽,说他缺乏耐心,说他容易生气。发觉到师父也在生气,他感到轻松,感到自己在这被Anakin占据的空间里还有微弱的喘息之机。


我同你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小鬼。


他听见他的师父在寂静中说。剑尖刺入他的皮肉,烧灼感变得更强,他发出一声闷哼,手脚腕却被Anakin用原力缚在了地板上,身躯没有挪动的机会。


我从一开始就不想收徒弟,原力把你我捆绑在一起。或许未来,或许因为某件事情的发生,我们会成为正常的师徒,但这需要两个人的努力。收一收你的心,不要激怒我,Obi-Wan。


剑尖下的喉结吞咽,


你现在在生气吗,Master?


问问你自己这个问题,Obi-Wan。


喉结处的压迫感消失,黑暗中,Anakin扔下他离去。


他的师父一点都不像温和的绝地武士。


或许他的师父只适合打仗,或许他的师父只适合当将军。


 


Ahsoka急得直哭。


他拍着Ahsoka的肩膀,嘴里絮絮叨叨地念着,绝地武士不能有依恋,Ahsoka。你不能让自己被影响成这样。Ahsoka抬起头瞪着他。Ahsoka口不择言,Ahsoka恶狠狠地说,


因为你自己根本就不愿意接受你的师父!


他向后退了一步。Ahsoka扭头抛开,他尴尬地承受着食堂里其他人的目光,羞辱在他的喉咙里,迫使他吞下千根针。Jinn大师和Anakin出任务,到今天,已经晚了两个星期没有回来,音讯皆无。他的十四岁生日就在这种皆无中度过了,没有来自师父的礼物,没有两人一同进行的冥想。


十三岁的时候也没有,当然。经历了一次,第二次本不该感到什么失落。


只是他已经跟了Anakin一年有余,一次次的实训之中,他也逐渐能够跟得上Anakin的脚步,他也逐渐开始强迫自己学习Anakin的路数。护士终于不再因为他的遍体鳞伤而咂嘴,只是这一年多里,他再没了晚上溜出去撒野的力气。


他的师父像一只猛兽。训练室里他这样认为,出任务的时候他认知更深。


他的师父有着强大的原力,他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的原力让师父在战斗时总显得那样不要命。


十三岁,Anakin终于开始带着他出去。他走出科洛桑,走出熟悉的环境,走向陌生的土壤。飞船上彼此相视无言,也就不再相视,Obi-Wan倒乐得一语不发,低头读着自己带在行李中的书。


海盗袭船,他的行李被海盗挑破,书页碎裂的花瓣一般散落在地,他有些难过。那是他在漫长的行程中为数不多的乐趣。Anakin的手臂拦在他的面前,他闭上嘴,用身心去感受Anakin传达给自己的讯息。


他的师父告诉他,海盗的下一个动作会是什么;他的师父告诉他,他应该在师父的第二个动作之后起手。他那么做了。鏖战之后,他看着地板上,海盗的尸体以惊惧的眼神躺在那里,像是几秒前还带着诡谲的生命的腐肉与垃圾。师父收了剑。


把尸体扔出去,Obi-Wan。


Anakin不肯给他擦一把额头上的汗的时间。他站在舷窗边缘,看着海盗的尸体在太空中漂浮,肩膀上落下一条Anakin扔来的毛巾。


干得很好,Padawan。


他的师父身上还带着水滴。只穿着一条绝地裤子的身上,肌肉起伏有致,伤疤错落分布。克隆战争的残留,将军身份的证明。他回想起片刻之前的战斗,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师父对待敌人的姿态如何。他意识到这一年多里,Anakin从未对他下过重手。Anakin的重手,不需要那样漫长的打斗过程,Skywalker将军的重手,是每一剑下去,都要死人的。


这简直是绝地所不应有的狠毒。


晚些时候,他跪在床铺上,Anakin的身后,指尖沾了些凉冰冰的药膏,涂到Anakin的后背上去。他们依旧不说话。带有刺激性成分的药膏让Anakin绷紧了后背,嘶嘶的吸气声不时传来,他注视到那低垂着的头后,颈间暴露出的青筋。他手上的动作不由得又轻了些,头一次地,他注意到,他的师父和自己一样,只不过是个人。


任务结束,回程的路上,第二个早上,Obi-Wan在飞船上醒来,枕边摆着被海盗撕碎的那本书。崭新的,带着墨印的气味。他看了一眼日历。他的生日已经过去半个月了。


-TBC-




明后天或者最迟本周末之前完结。

想找一个吃麦藏的文手,我能画粮食给您,我有好多脑洞但是靠画不能体现出来我脑浆炸裂.)

这个奥赛罗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暴毙我自杀我不是人我不活

La Note Bleue:

四大。

十分钟的一个爽图.
爽.
有肉吗(苍蝇搓手)

范海辛和恶鬼.
原作中范海辛还算是个科学家的,看到这种神奇生物的捉鬼人真的不会想要抓起来看看吗.
我在闹内开了一场pwp,可惜自己写不出来.